丁口

©丁口
Powered by LOFTER
 

【Strange/Ross】Consequence

啊啊啊谢谢目目🙏!!目目老师的第一篇奇玫是我的!!!

眼睛:

祝叮叮 @六叮 生日快樂,要每天都過得開開心心的(๑˙❥˙๑)

這是你點的蛋糕(強行塞進你嘴裡)

#Side A

至尊法師知道“國務院先生”討厭他。那本不該困擾他,畢竟他本來就不是那種處處討人喜愛的人。實際上Stephen Strange知道自己有多討人厭,有時候。可是Everett Ross不像那些被他的傲慢冒犯過的人,Ross更像在生他的氣而且積怨已久。假如Strange開罪過Ross,他確定自己會記得。Everett Ross是個令人印象深刻的男人,連鞋跟合計不超過1.7米的身高,氣派卻比總統閣下還大。不,應該是首相閣下。比起美國人,Ross更像英國人——無趣的灰西裝藍領帶﹑深褐色的皮鞋和一絲不苟的髮型——嚴肅,刻板,驕傲。他幾乎完備了一個無聊公務員該有的裝備,除了他長了一張可愛的臉。Strange笑了笑,他猜想Ross不會因為這個詞而感到高興。

總的來說,這就是StephenStrange此刻站在掛著“Everett Ross”名牌門前的原因,他需要知道他冒犯了Ross的原因。

於是Strange敲了門,沒什麼好猶豫的。

門後隨即傳來了“國務員先生”的聲音,他說:“進來。”

Strange推開門,招呼道:“嘿。”

這時Ross就坐在他的辦公桌後面,擺在桌子上的文件堆得比他坐著的身子還要高一點。這似乎不是個好時機,不過就“問一個人為什麼討厭你”這事兒來說,從來便不存在什麼好時機。

“至尊法師。”Ross抬了抬眼向Strange打了聲招呼便又低下頭去。Strange就知道Ross確實在生氣,他甚至沒耐煩讓他坐下。

“有事?”Ross問,手上的筆還是沒停下來。

Strange拉開椅子坐下,好整以暇地道:“聚舊。”這純粹瞎扯,事實上Strange一點也不確定。

可是Ross卻頓住了手上的鋼筆,瞪了法師一眼。

1比0,Strange在心裡記數。這記眼刀訊息量龐大,它證明了他們以前確實見過。而Strange沒想起來說明事情足夠久遠。

“你記得?”Ross問,嘆了口氣。

Strange開始回想病患以及家屬的臉,縱然他在手術檯上從沒有失敗的記錄。不過他還是不能排除冒犯Ross的可能性,畢竟他那時並非時刻保持應有的禮貌。

Ross盯著他沉默的樣子說道:“你不記得。”

Strange會記得,他只是需要一些提示。Strange一聲不響,他的視線在房間內巡梭直到碰上Ross的名牌才停了下來。Ross的辨公桌前放著一條三角型的名牌,上面寫著他的全名,Everett Kenneth Ross。

上帝。他想起來了。

“Kenny﹗”

Ross又瞪了他一眼,他咬著牙道:“別。別這樣叫我。”

可是Strange並不聽他的,他笑開了嘴角,說道:“我們那時多大?是Grade 6(1)對嗎?”

“噢。”Ross聽著,扶住額頭發出了一聲難過的嘆息,“別提那些。”

“哦,我知道我們以前並不那麼好,可是——”

這時Ross終於按捺不住從椅子上彈了起身,他的手握著桌子邊緣,喝道:“不那麼好?你根本沒想起來自己幹過什麼事吧﹗”

Strange舉起了雙手。

Ross憤怒地盯著他,咬著牙關說道:“你在課室裡脫了我的褲子(2)。”

噢,糟了。至尊法師是個大壞蛋,曾經。

Strange因此無辜地眨了眨眼,他記憶中只脫過男人的褲子兩次,而那時他還是個醫科生。

“我很抱歉,Ross。”

“閉嘴。”

“每個男孩都幹過些混蛋事。”

“我沒有。”

“我真的很抱歉。你後來就……你是因為這個而轉校——”

“夠了﹗”Ross打斷了Strange,“門口在那邊。再見,法師。”

Strange在椅子上看了一會Ross的側臉。這不能怪他,Ross小時候的頭髮是沙金色的。接著他從椅子上起身,走向了門口。

Strange在離開前說道:“我幹了件蠢事。”他頓了頓,“我這麼做並不是因為我討厭你,我從來不討厭你,Kenny。”他說完,關上了門。

 

在Strange拜訪過Ross後的第三天早上,他的辦公桌上出現了一件用禮紙包裹的東西。Ross拆開了禮紙,裡面包著的是泰戈爾的《飛鳥集》。Ross對此相當熟悉,因為他的抽屜裡有一本同名的書。但是他手上這一本價值連城﹑別具意義,這是1916年的初版。

這也是一句沉甸甸的抱歉,縱使它晚了二十多年。

Ross知道這出於誰的手筆。下一刻那個人就推開了辦公室的門,這次他甚至沒有敲門,是Stephen Strange。

“你搜過我的房間?”Ross問,他確信Strange染指過他的抽屜,否則,幾千幾百萬個詩人,為什麼偏偏是泰戈爾?

Strange抬起了眉看他,“我以為你會先說謝謝。”

“不。”Ross邊把禮紙重新包了起來,邊說:“這是你欠我的。我會調高你的監視級別,鑑於你擅闖我的辦公室。”

“這不公平。”Strange皺起了眉。如果他沒有搜過Ross的房間,誰會知道在無聊的灰西裝底下隱藏著一顆文青的心。

Ross聳了聳肩,然後把珍貴的初版收到他的抽屜裡,“你應得的。”

Strange看著Ross的動作,說道:“你喜歡它。”

Ross不置可否,只是反問道:“你怎麼弄來的?”

Strange被鬍子包裹的嘴角展現了一個好看又傲慢的微笑,“至尊法師無所不能。”是的,包括讓他二十多年前欺負過的人原諒他。

“你是個聰明人,可卻淨幹些蠢事。”Ross說著笑了起來,笑得像Grade 6時的Kenny。

Ancient One對Strange說過他歷盡千辛萬苦都避不過那場命中注定的雪。Strange有預感他的那場雪已經到來。可是他並不急著告訴Kenny,不是現在,因為他有的是時間。

 

TBC

(1)Grade6:美國就讀Grade 6時間大概是11-12歲。

(2)脫褲子梗來自這裡:《Everett Ross个人档案【翻译自漫威百科】写文找梗用》,謝謝整理的PO主OuOb

  1. 丁口眼睛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啊啊谢谢目目🙏!!目目老师的第一篇奇玫是我的!!! 眼睛: